金鹏观点
常清:中国期货市场要成为世界定价中心
作者:yanjiusuo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6-1-13 15:10:42  点击:

新浪财经讯 “大国大时代十二月谈”于20151227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农业大学期货与金融衍生品研究中心主任常清出席并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常清:我的题目就是"在伟大的时代践行大国的定价中心梦"。我们国家在大清朝的时候,占全世界GDP30以上,那是泱泱大国。晚清之后,我们国家衰败了。衰败到了什么程度呢,军阀混战一片混乱,积贫积弱。改革开放之后我们的民族开始复兴,我们国家的走上崛起的道路,尤其是天佑中华,每当我们这个民族有困难的时候,总会有这个民族的精英肩负起历史的使命,让我们这个民族变得强大起来,为什么我们说五千年还是一个泱泱大国,就是有我们的底蕴,所以说今天这个活动叫做"大时代"。习主席领导我们进入了一个大时代,进入了一个什么大时代?我们这个民族真正的复兴,中国梦刚提出来好多人可能不完全理解,当年美国要崛起的,有一个流行词语叫做美国梦,从美国梦的提出,用不了几十年之后,美国成为超级大国,我想中国梦的提出,我们有步骤、有计划。就是两个一百年的目标。

  中国经济的崛起,已经成为世人的共识,就是全世界大家的看法没有争议了,那么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我们各行各业都要奋发前进,包括我们期货行业,今天我们这个期货行业来了很多人,我们要肩负着我们自己的历史使命,就是要把我们的中国期货市场构建成为一个定价的市场,我们要成为亚太时区里定价的中心,要和欧美国家进行分工。

  那么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进行价格改革的时候,那个时候为了要过物价改革这一关,我们的最早是双轨制,后来双轨合一,说怎么形成一个统一的市场的价格体系,而且这个价格体系能够合理的配制资源。合理配制资源这是经济学一个非常的重要的命题。那么在这个时候,根据价格改革的闯关的方式,中央决定要进行期货市场研究来彻底完成价格改革一个历史任务,当时有一个记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国家体改委成立期货市场研究工作小组,我当时在这个小组负责总体方案的研究和设计,在当时集大家之智慧,我本人根据当时中国的情况,提出了分三步走,第一步进行试点,为什么试点呢?因为在这个计划与市场双轨并存的情况下,你搞期货市场,形成统一的大宗商品、大宗货币这个基础下运营的价格成为价格体系一个基础,这是一个任何国家没有经验可以借鉴的,所以必须要进行试点看一看,当然经过了广泛的认证,第二步在试点基础上,我们形成国内的统一价格。就是说我们要求的是市场价格体系。今天我们比较明白了,大宗商品、基础产品、包括货币,包括资产基础产品的价格决定了以后,那么产品的价格自然形成了合理的价格体系,那么这个价格是能够反映供求关系来合理配制资源这个价格体系。这就是我们讲的市场价格体系。

  第三步当时提出来,未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要国际化,到了1996年我就把国际化未来进行了一个解读,什么叫做中国期货市场的国际化,市场必须是定价的市场,必须是定全世界这些大宗商品或者金融产品,比如说人民币这个产品价格的市场,那么是与欧美的市场是要分工的,所以我提出来一个定价中心的理论。

  一般的教科书上讲,说期货市场有什么功能,主要是总结了欧美国家的功能,不是我们的,比如说它有贸易定价功能,我们这个企业,我们现在的企业进行国际贸易的时候,都是根据欧美的市场定的。国内我们刚刚才有国内市场一定贸易功能,但是我们不是国际的,比如说发现远期价格,形成远期价格,合理调解资源,合理调解子的合理配制,再有风险管理,风险管理的功能在我们的现在的期货市场,有很多的企业做得很好。那么这些功能都是欧美经验写进教科书,我们做到有一些,还有一些没有做到,我们这些多年,在建设期货市场的过程当中,由于我们国家的市场是后建的,在建设的过程当中一波三折,人们的认识是逐渐发展的过程,逐渐根据实际逐渐来认识,你比如说进入两千年,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在全世界流行一个词叫做中国因素,那么这回大宗商品的价格变动,对于我们这个加工工业大国来讲,实际上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困难。

  比如以石油为例,我们有非常强的三大石油公司,拥有非常先进的装备,技术也不错。但是我们没有燃油价格定价的话语权,我们也参与,我们只是在边缘上,甚至这个原油价格怎么涨的,怎么跌的,我们三大石油公司不知道,后来才知道,那么就这样,就是说有一个专家的估计2011年我国进口的原油就要多付出再一个近1千亿美金,就是他测算的,还有一个亚洲议价,每年光亚洲议价我们就多交40多亿美金,这就是说你是在生产产品,但是你不是在生产财富。我们再举例来讲,你像铁矿石,当时的铁矿我们钢铁行业的会长在一个会上讲,说2011年我们的铁矿石多付出了198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全部钢铁企业实现利润的2.21倍,就是说中国的钢铁行业一发展,连澳大利亚的石头都变成了疯狂的石头,这些问题我们要好好总结一下。我们再以农产品(13.77, -0.20, -1.43%)为例,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国加工国,我们进口最多,南美和北美很多大豆都种给中国人吃,比如说我们的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

  2004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还有中央电视台,大家都在讲大豆风波的事情,也采访我,我到后来也讲,这个是我们缺乏市场经济的经验,当时的情况是什么呢,是20038月的时候,每吨2300元,到20044月到4400,4月开始一路下行回到2200,等于坐过山车,就是这一个大豆的价格的变动,让国内一千多家企业死掉了,但相反我们看看美国的ABCD的四大公司,发展得非常好,不仅发展得非常好,还在廉价兼并我们的企业,这些教训值得我们吸取。再看我们有的资源,中国是邓小平说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我们稀土资源占全世界供给70%80%,但是我们的稀土到了出口量增长,1990年到现在增长了10倍,但是价格是原来的64%,我们没有财富,就是说我们由于在世界价格体系定价当中,我们没有话语权,我们不参与定价,我们期货市场不是定价中心,这就使得确实生产了产品,但是我们没有获得财富,大家都知道价格是调解财富,价格高生产者得,价格低消费者得,它是一个调解,价格是一个调解的杠杆。

  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到了今天,中央提出来供给侧的改革,前面几位专家都讲了,尤其我们贾所长讲的非常的精辟,就是怎么能够提供给这个企业让它做强、让这个企业有活力,有竞争力,这种经济总体上才有竞争力,企业毕竟是基础。那么在这个时代,经济学上有一个理论叫做木桶理论,就是说一个木桶能够盛多少水,不是取决于最长的木片而是取决于最断的木板,我们有很多的短板,中国期货市场建成之后是一个大短板,我们生产这么多的供需,我们卖什么价格高,我们卖什么价格低,我们的企业连美国的加工费都挣不到。但是我们的付出的代价是惨痛的,比如说养老成本。期货上的短板我们一定要解决,我们不仅仅需要把中国的市场变成市场定价中心,而且从现在开始看已经具备的条件,我个人的看法乐观一点讲,我们的目标只有一步之遥,那么我讲几点原因。

  第一点原因就是我们党的三中全会、四中全会这个决议为我们的定价中心的建设,为我们建成亚洲定价中心提供了体制条件,我们党的三中全会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要划分市场与政府边界重大的改革,这些决议都是有着深刻意义,尤其是这次提出来供给侧的改革有很多的提法,为我们的健全期货市场指明了方向,根据五中全会的总体部署,我觉得我们的期货市场在供给侧的改革大背景下,为了我们企业竞争力,为了我们的产业的竞争力,应该进行大的改革。要让我们的期货交易所,成为国际市场上有竞争力的交易所,我们的期货公司成为有竞争性的公司,我们要参与定价,不光是参与风险管理。中央提出来建成法制社会,因为期货市场的发展,它的真正的运行,尤其国际的期货市场一定是要发展,到时候你出一个文件规格性的改革。

  第二,一带一路的国际化的战略,为我国的期货市场成为定价中心提供了可能,因为你这个市场先国内、后国际,路要一步一步走,一带一路这个沿线大多为发展中国家,可以广泛的互联互通,与我们进行产能合作,给我国的企业广泛地用武之地,随着我国企业走出去,我们和这些国家的地区经济越来越密切,这个时候我们的企业走出去,我们的市场跟上了,这些地区慢慢参与我们国家的期货市场的交易,这个就是为我们的开启国际化、一步一步国际化的开始提供了这种条件。

  第三,我们现在中韩、中澳等自贸区协定的签订进一步拓展了我国期货市场发挥的空间,这样使得我们的市场辐射的范围和半径进一步扩大。

  第四,人民币国际化为我国期货市场成为亚太定价中心提供了前提,假如说你要是成为一个国际上的定价中心,你定的价格那么在这个亚太地区这些国家的贸易都要按照你的价格来定价的话,那么你一定是国际货币。我们过去不是国际货币,刚才吴教授讲,我们的人民币国际化走出了非常多的实质性的步伐,包括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纳入货币篮子,当年美国就是单方面宣布与黄金脱钩,脱钩以后所有的货币都是自行拖动的。那么在这个时候,芝加哥这个交易所就是开出了美元兑各种货币情况,干什么,决定美元的价格。所以说随着人民币国际化,我们现在期货市场要做一些打算。

  那么,我们国家期货市场成为国家定价中心提供了一个前提条件,因为人民币不是国际货币,你很难成为亚太地区定价中心。

  第五个方面我们这些年的期货市场发展,已经有了一定的规律,我们现在很多的品种的交易量,在国际上算是有名有号,都排到前几位,量的发展,现在量的发展到一定的程度一定要完成质得飞跃,因为量再大,你最后还不能定价,你还是有的市场,你好多期货市场的功能是不能发挥得,和我们未来的大国崛起是不匹配的。所以说这些条件也提供一些基础,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你像2008年,金融风暴横扫全球,我国的期货市场经历了考验,就是说我们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建设,有一定的基础,我们的规则、我们的体系经受住了考验,这都是基础。那么纵观世界经济发展史,当欧洲工业革命,英国成为世界强国的时候,那么伦敦交易所自然成为世界定价中心,在美国的崛起过程当中,芝加哥纽约的期货交易所,成为全世界农产品、能源外币产品的交易中心,我们也相信随着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中国的期货市场,一定成为世界定价中心,到那个时候我们的从业人员也能够实现我们的中国梦,谢谢大家。

 


上条新闻:1月13日棉花早评
下条新闻:证券交易所持续关注、严格监控大股东减持行为
Copyright(C) 2003-2008 JIFCO.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1459号 京公网安110102004645
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27号投资广场B座九层 电话:010-66211412
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者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