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专栏
常清:商品牛市拐点的三个条件

  本报记者 李春喜 北京报道

  常清,中国期货市场创始人之一,经济学家,曾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体改委期货市场研究工作组秘书长,负责中国期货市场的早期试点工作,是早期期货交易所的设计者,1993年创办金鹏期货经纪有限公司,1999年当选为中国期货业协会副会长,2005年受聘于中国农业大学任期货与金融衍生品研究中心主任、博导。

  8月4日,国际原油价格跌破120美元大关,引发全球商品市场大跳水,国内连豆、豆油、铜等商品期货价格纷纷跌停。全球商品泡沫破灭,拐点已经来临了吗?8月6日,记者独家专访了中国期货业元老、中国期货协会副会长、金鹏期货经纪有限公司董事长常清先生。

  记者:最近国际原油大跳水,全球商品市场也跟随着出现大幅度的暴跌,这次全球商品市场暴跌的原因是什么?

  常清:我觉得要认清跌的原因一定要看是如何涨起来的。

  10年前,全球石油的主要消费市场在欧美发达国家,中国还是石油出口国,后来,中国变成了石油的进口国。同样,包括印度在内的新兴发展中国家的石油进口量和消费量过去几年中都在上涨,中国新兴的汽车工业前几年出现了快速的发展。欧美市场的消费比较稳定,石油消费的增量来自于发展中国家的消费需求迅速上升,这就是国际石油市场炒作的中国因素。

  但是,现在高油价打击了新兴的经济体,中国、印度等新兴发展中国家经济出现下滑,曾经增长迅速的越南出现了问题,通货膨胀迅速上升,高油价打击了石油消费和需求。

  期货市场就是一种预期交易,是发现价格的地方。刚开始对于经济下滑还半信半疑,石油价格下跌比较慢,后来,当所有人都认为全球经济下滑趋势明显的时候,就加速下跌,现在,处于一种加速下跌的阶段。但是,中国和印度等新兴经济体是否下滑还有待验证。

  记者:有人认为全球商品泡沫已经破灭,一个周期性的拐点已经来临,你如何看?

  常清:判断石油和商品市场是否出现拐点有三个条件:

  第一,国际上是否大规模地发现新的大型油田。目前,没有这种可能。国际能源署认为,今明两年是国际石油的产量高峰期,全球石油储量只能够用70年;

  第二,是不是有新的替代能源出现。假设水变油的技术真能够实现,那么,石油价格肯定会掉头一去不复返。到目前为止,生物能源的尝试证明是失败了,全球农产品价格会一路飙升,出现车与人争食的状况。因此,到目前为止,新的替代能源并没有出现实质性的突破。

  第三就是经济衰退导致石油需求大幅度下降。目前,包括中国和印度在内的新兴发展中国家经济都出现了明显下滑,中国、印度和越南等经济体都因为高油价导致通货膨胀、经济下滑,石油需求萎缩,国际资金从看多中国因素转为看空中国需求。发展中国家属于全球石油消费的增量部分,这部分需求在减少,美国经济也不乐观,石油的上涨失去了基础和理由,价格脱离了基本面,自然会出现暴跌。这种拐点也许正在来临,但需要市场进一步验证。

  市场可以做多,也可以做空,大家都有一种价格预期,所有这种预期通过交易价格来体现,这就形成了期货市场的功能发现价格。

Copyright(C) 2003-2008 JIFCO.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1459号 京公网安110102004645
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27号投资广场B座九层 电话:010-66211412
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者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