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鹏观点
常清:中行“原油宝”事件值得从理论上深刻反思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20-5-9 16:07:18  点击:
  受疫情影响,纽交所5月到期的原油期货合约4月20日出现了-37.63美元/桶的结算价,导致中行“原油宝”的多头客户全部穿仓,令业界惊愕,舆论哗然。

  金鹏期货董事长、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经济学家常清日前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原油宝”产品实质上为期货市场提供了流动性,假如与我国期货产品挂钩,其社会经济意义是不言而喻的。我国金融市场正处于大改革、大开放时期,对于该事件“阴谋论”的解释,既不利于借鉴别人经验,也不利吸收引进国际金融机构参与我国金融市场。推进金融供给侧改革要充分考虑广大投资者的客观要求,我国现在的情况是金融机构和专业业务错配。该事件值得从理论上进行深刻反思。

倒逼国内期市做大做强

中国证券报:中行应不应该开展“原油宝”业务?

  常清:“原油宝”业务实际上是中行通过此项业务来吸收广大个人投资者的零星资金,它充当了一个场外交易所的角色。客户可以做多,也可以做空,多空对冲之后的单边头寸由中行操作,进入国外期货市场进行交易。从中行作为一个金融企业的角度来讲,创新业务增加收入无可厚非。另外,从广大中小投资者投资需求的角度来讲,投资者有从大宗商品价格变动中获益的投资权力,中行推出的产品满足了投资者的需求,也算是市场化的业务创新。

  但这件事值得深思的是从法规和人才、风控的角度,该不该用“原油宝”的方式参与国际期货交易。从法规角度看,从事国外期货交易需要一系列的条件和审批,我们无从得知中行“原油宝”是否具备这些流程。若是在国内,类似这种场外交易所的交易方式是法规所不允许的。同时,若是参与国际期货交易,必须有足够的风险交易人才以及完善的规章制度,我们并不知道中行内部是否具备这些条件。

中国证券报:“原油宝”产品应该怎么做,其社会经济意义在何处?

  常清:“原油宝”产品实质上是集合中小散户资金进入期货市场,为期货市场提供流动性。假如这个产品是与我国期货产品挂钩,对我国期货市场的发展是有一定意义的,社会经济意义是不言而喻的。但“原油宝”产品仅为国际期货市场提供了流动性。

  我国在大力发展期货市场,参与国际市场定价中心的竞争,改变我国产业和企业定价边缘化的窘迫局面。要想建成国际性的定价中心,需要市场有充足的流动性,需要广大投资者参与。若是将“原油宝”产品变成大宗商品的指数型ETF基金进而参与国内的期货市场建设,将促进我国期货市场发展。

坚持金融市场改革开放

中国证券报:是不是国际期货交易所的不规范行为导致了“原油宝”产品出现了重大问题?

  常清:现在许多评论都认为纽交所布下了一个陷阱,利用修改交易规则使中行“原油宝”多头出现巨亏。从历史上看,期货交易从来没有出现过负价格,但4月8日纽交所修改了交易交割条款,允许处理能源相关期货的负价格。关于这个事件,纽交所所属芝加哥商品交易集团董事长特伦斯·达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负油价的表述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是因为储存几乎是不可能的,你要把油放在哪里?你没法获得足够的油罐。有很多基本面的因素在市场上,为什么跌到零以下,很简单,就是因为没有人站出来,他们知道交割拿走原油的花费会比这更大。”

  个人认为,应该值得深思的是国外交易所为什么修改交易交割规则。国外的期货市场是完全市场化的,交易所提供的服务是不能主观干预价格的形成,所有价格都由交易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而形成。他们修改交易交割规则只说明了他们市场化程度高,服务意识强,完全根据市场变化而变化。

中国证券报: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需不需要充分借鉴国际金融市场的先进经验?

  常清:我国金融市场正处于大改革、大开放时期,要建设一流的资本市场和具有定价中心功能的期货市场,必须要踏踏实实地研究国外金融市场成功与失败、经验与教训,根据国情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中行“原油宝”事件正在逐步发酵,许多观点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不利于我国金融市场的大改革、大开放,这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例如,对于该事件“阴谋论”的解释,既不利于借鉴别人的经验,也不利于吸收引进国际金融机构参与我国金融市场交易。再例如,对中行“原油宝”事件风险的过度渲染,将百年不遇的特例当成常规,使投资者对市场交易过度恐惧,同样不利于我国金融市场的改革与开放。

金融改革、分工要结合实际需求、专业规律

中国证券报:金融供给侧的改革如何推进才能解决现实问题?

  常清:金融产品的供给都是针对有效需求,从“原油宝”这个产品如此热销来看,广大人民群众投资大宗商品的渠道非常狭窄,有需求而无供给。大量的需求被现行的监管规则拒之门外,广大散户是满足不了投资者适当性要求的标准,也难以通过高深莫测的知识测试,成为不了正规期货市场的投资客户,也没有大量的商品基金供投资者购买,但是他们又有投资大宗商品的需求,所以才产生了“原油宝”这类的产品。应该认真研究,如何推进金融供给侧的改革才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投资大宗商品的需求。

  推进金融供给侧的改革要充分考虑到广大投资者的客观要求。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人民的收入不断增长,其投资需求也是与时俱进的。如何实事求是地根据我国现实情况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各种各样的投资需求,进行供给侧改革是一个需要不断研究的新课题。

中国证券报:如何看待“原油宝”事件背后暴露的金融机构的专业化分工问题?

  常清:随着现代市场经济的发展,金融机构也是不断地专业细分,各种交易方式都有自己的规律性,需要专业的人才和专业的规则,在某个专业领域的人才进入另外一个专业领域要从头开始学习。中行“原油宝”事件告诉我们,银行专业和大宗商品期货交易专业是不同的,银行的专家团队对于期货交易不一定很专业。

  我国现在在金融领域实行分业经营,理论上有分业经营和混业经营模式熟优熟劣之争,但关键在于如何遵守敬畏专业化规律的问题,这值得我们在监管和制定法规时注意。

  我国现在的情况是金融机构和专业业务错配,有些机构可以随意跨越专业,干了不该干的事情,有些机构被管死了,该干的事情不能干。由于非专业操做,出了问题就不分清红皂白,开始严禁。例如当年“中航油”事件,中航油应该堂堂正正地做期货保值业务,但是他们做了场外衍生品投机,出了问题致使很多企业不去保值,造成了巨大损失(这些损失是非专业人士看不到的)。而国内的专业期货机构又在期货交易领域什么都做不了,专业人士无法进行专业业务。金融领域的专业化细分和专业错配的问题值得我们深入研究。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上条新闻:常清:反思“原油宝”事件 推动金融市场对外开放
下条新闻:走进清华——金鹏期货携手大商所高校期货人才培育项目
Copyright(C) 2003-2008 JIFCO.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1459号 京公网安110102004645
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27号投资广场B座九层 电话:010-66211412
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者风险自负。